秦汉与罗马:评较中西的皇朝帝国

 

 

首页

中西文化比较

丝路

 

繁體   English   PDF

 

 

秦汉皇朝与罗马帝国兴亡史

 

二千年前,文明世界经历了第一个帝国时代。四大帝国横跨欧亚大陆与非洲北部,东端是大汉皇朝,西端是罗马帝国,中间隔着安息和贵霜。帝国维持安定,提高消费,引出贯穿大陆的长途通商,即后世所谓“丝路”。然则由于彼此相去甚远,而且有别的势力阻隔,汉朝与罗马并未直接建交。秦汉史或罗马史车载斗量,但比较两者则廖廖无几。

 

1.公元一世纪时的东汉与罗马帝国,叠印在二十一世纪的政区图上

 

假如欧亚大陆缩小,汉朝和罗马接壤,两强对峙,那又如何?这问题对历史家来说是多余。但若比照今天世局,又当别论。新大陆扩大了文明世界,但新科技缩短了交通讯息的距离。投射国力,所达远不止比邻。处于东西方统治风格成型的时代,古帝国留下丰富的遗产,影响长远不灭。中国屡经分裂沦陷,但每次皆能自愈再起,至今是统一的大国。罗马帝国覆亡后不能再振,但它的求强意志和理性政治成为西方的“文化遗传基因”。今天,美国常被称为“新罗马”。世局全球化,承继古帝国的东西超级强国必须密切交往,为此它们必须知己知彼,包括彼此的传统因缘。秦汉与罗马是古代东西方的超级强国,它们运权特色的长处弱点是什么?

 

秦汉皇朝与罗马帝国的兴起过程,各自奋斗逾四百年,历尽艰辛。公元前8世纪,亚洲东部与地中海东部的政局相似,各有数以百计、城池大小的国家。前776年,地中海的希腊城邦聚集举行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5年后,东周的诸侯列国迎接一个新成员,秦,日后统一中国的始创者。秦立国后18年,相传罗马城始建在泰伯河畔。这传说不可靠,但此时期,地中海西部确有重大发展。希腊人和腓尼基人大量殖民,带来文化和城邦的政治体制,并建立了迦太基,日后罗马的头号劲敌。在罗马历史上,前509 年建立共和国可谓是划时创举。它位处的意大利半岛,亦是城邦林立。

 

那时的国际形势,可谓是“霸政”,希腊文叫hegemony。强国方便时可能兼并邻近弱国,但这并非惯例。它们一般争取的,不是土地而是附从盟国。兼并带来人口,人多复杂,统治的困难性亦随着增加。当行政机构不足以管治大量人口时,强国要扩张势力,莫如争取做国际领袖,要盟国外事听令,但让它们自行处理内政的麻烦。中国春秋时代诸侯争霸,“霸”通“伯”,乃诸侯之长。希腊的hegemon是城邦联盟的领袖。罗马出兵海外前已征服了意大利,但只直接统治它的一小部分。它宁愿做意大利的霸主,命令盟国各自带粮发兵,在它统领下出征。罗马的意大利霸政要到前91-87年的同盟战争后才转为罗马统治。

 

帝国来临,最先不在欧亚大陆的两端而在它的中部。波斯帝国兴起,向西扩张,被希腊联盟在雅典霸权领导下遏止。马其顿崛起寻仇,前320年代,亚历山大灭波斯,建立大帝国,西盖希腊、埃及,东抵帕米尔高原西麓,但未翻越而涉足今天的中国领域。其时,东亚的战国七雄,齐、楚、燕、韩、赵、魏、秦,正合纵连横,打个不亦乐乎。在帝国之西,罗马共和国正忙着攻打意大利中部的山民。亚历山大的帝国一时灿烂,但他身死即分裂。与其短暂性比较,日后的罗马帝国和秦汉皇朝维持稳定四百年,成就更伟大。

 

2. 前四世纪欧亚大陆的局势,其中部为亚历山大的希腊式帝国雄占。

 

 

罗马帝国和两汉皇朝年代重迭,但并不完全同时。

 

3  东西方年表。

 

 

秦一统天下,废封建,始创中央集权的皇朝中国。罗马共和国打下大片江山,但在西泽挑发的内战中灭亡,后为罗马帝国承继。为了方便比较皇朝帝国的兴亡,我在图示中移动双方年表,把前221年中国统一与前49年罗马内战开始排齐相对,这以下的“皇朝帝国时代”,图中以灰色示意。

 

 

 

 

4. 秦汉皇朝和罗马帝国兴亡年表对照。

 

 

 

中华和罗马有不少相似,但亦有深刻别异。两者的经济皆以农为本,货币流通,但采取迥异的生产组织。它们的社会皆甚保守,等级森严;每人有其社会身份,安份守己是道德之要,孔子教“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罗马则以共和国与公民代替君与臣。它们都崇尚父权,珍惜家庭,从家教培养权威主义,但封建诸侯家国不分,罗马则一贯有清晰的法律划分家与国、兼便私情与公德。它们的政治权力多为贵族操纵,但罗马的元老贵族和东周的封建贵族性质不同。开始时它们的国家规模都是一城左右,但西方城邦和东周侯国的政治结构大异。

 

崛起为皇朝帝国必须开疆扩土,为此必须有人力财力以及能动员力量的政权。东周列国和罗马共和国各自努力发展经济、变法改制、以至刺激思想文化。由于中西起步点的情况大异,又在不同时机进行改革,所以循不同的途径,所趋的皇朝帝国,性质也不同。两者皆是无上君主制,但罗马帝国的独裁倚重职业军队和财阀政治,中国皇朝的专制倚重官僚机构,自汉朝开始又加上儒家独专。

 

秦统一之前的五百多年,中国的历史分为春秋、战国两期。前者得名于孔子所著的《春秋》,但历史分期并非那么随便偶然。另有真实的社会因素,使春秋、战国之际成为“古今一大变革之会”。不论科技、经济,或政治组织,春秋的诸侯国都远逊于早期的罗马共和国。战国时中国在各方面迎头赶上,其中法家的改革建立了中央集权、官僚行政的国家体制,其长处效率罗马帝国要过百年才能稍及。

 

春秋时,中国犹在青铜时代,生产率低。它的主要武器是贵族垄断的战车。它的经济组织和政治组织都是封建形式。私有地产尚未出现,土地拥有权与地域统治权混沌未分,富贵一体,同属封建领主,孔子所谓“贵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井田制下,庶民世代居住村舍,集体无偿耕种领主贵族的“公田”。每家有权使用一份“私地”以资糊口。份地每年轮换,不为任何一家拥有,人民也不得卖地迁居,孟子所谓“死徙无出乡……,公事毕,然后敢治私地。”春秋初期,侯国过千,多是前11世纪周王所封诸侯的后代。它们的统治者仍依旧爵,称公称侯,口头上奉微弱不堪的周王为天下共主,但各自内外兵政全权独立,实际上与王无异。他们履行封建,把自己的侯国分封给卿大夫。封建制的政治特色是分割权柄忠贞,卿大夫必须效忠于自己的公侯,但不必效忠于公侯之上的周王。所以周王名义上操天下之权,实际的权柄分散在诸侯手上,再分散在卿大夫手上。公侯之国其实就是公侯的家室。公侯和卿大夫全是世袭,而且多是彼此亲戚;亲亲是无上的政治原则。“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贵族操刑罚压制庶民,但没有约制用刑的明文法律;他们自称是君子,有权有德,可以随个人意向用事。

 

春秋远胜罗马的是贵族文化。数百年养尊处优,培养出文雅的诸侯大夫,论政时满口《诗》《书》。《诗经》和《尚书》是封建贵族的读本,《礼记》和《春秋》记载他们的礼教言行,这些后来成为儒家经典。从全面看,文化比经济政治早熟,对中国未必是福。它使家国不分时代封建贵族的伦理,尤其是亲亲政治和君子人治,凝结在儒家学说中,蒙上仁义圣光,成为永琲犒D德圭臬,二千年来钳制统治精英的思想。

 

封建伦理在战国时一度备受挑战。其时铁器开始广泛,生产效率提高,使更多荒地得以开垦。独立的家庭农户出现,贵族无法逼人好好耕植公田。同时,以百数的小国逐渐合并为数十接壤大国。庞大的经济和政治规模为管治带来无穷复杂问题。权力日大的卿大夫起篡夺之心。列国竞争剧烈,纷纷罗致人才,富国强兵。诸子百家争鸣,平民士人兴起,以能取职,冲击世袭贵族。才识之士在列国变法,试验各种方法,以解决各地的实际问题。 他们被统称为法家,因为他们一致坚持法治,管子所谓“君臣上下贵贱皆从法。”最成功的法家是商鞅。他综合前人经验,前359年开始,在秦推行连串新法,不但使秦由弱变强,更奠下日后皇朝中国的政治体制架构。

 

法家领导经济发展。国家兴水利、开荒地、正经界、有系统地分田给独立农户,同时设立户籍以便收税征兵。平民步军代替了贵族战车。秦的农战政策类似罗马共和国的农民战士,男子平时务农,有事时应国家征召入伍。秦法规定每人一生有义务服兵役多至2年,比罗马每人一生服役可多至16年,轻得多了。政府奖励战功,使秦人乐战。法家更建立有效的官僚行政机构,任职以能力不以血缘、以功绩不以空言。政府设置郡县,由中央指派郡守县令,不让封建贵族霸占地方管治,由此削减贵族,集权于君主。政府立法管制官吏,防止他们旷职滥权、欺君凌民,犯法者不论亲贵,依法行罚。法律平等违反封建伦理、触犯贵族权益,赢得“残忍寡恩”的咒骂。秦在法家建设的基础上统一中国,废除封建,推行法治,但在统治精英反动下覆亡,并背上千古恶名。

 

一反中国封建贵族的文雅浮夸,罗马早年的元老贵族朴素质实。他们与平民一般是农民战士,其品性可见于辛辛那提,这曾任执政的老牌贵族亲身下田耕作,但随时准备着操剑卫国。地中海一带早已经入铁器时代。价廉效高的工具提高了劳动人民的能力势力。自备兵器服兵役是罗马公民的首要义务,公民以此为荣。百人队公民大会Centuriate Assembly是共和国的民主部门,它以军队编制为名,公民们戎装在练兵场聚集投票立法选举。平民认识到自己对国家的贡献,从而要求相应的权利。共和国上期,平民自行组织大会,选举领导,抗拒掌权贵族的凌虐。元老贵族不比封建贵族自是,能够踏实与平民谈判利害,而且大家都尊重法律。历时二百年的“阶层斗争”是个无血革命,产生了共和国检察制衡的分权宪政。贵族通过元老院的机构实行集体统治,但他们的权力受到公民大会掣肘。公民大会每年选举执政长官,但只能在贵族之间作选择,因为候选资格有严格的限制。大会投票通过法案,但无权提案或修改。公民无权在会上发言,只能听取贵族安排的演讲,然后通过或摒弃整个提案。共和政治的一大特色是政、财息息相关。定期普查把全体公民按其财产分为数等,每等有它的投票份量,有钱人投的票比穷人投的票份量重得多。只有最有钱的人才有资格进入元老院或参加竞选。从共和国到帝国,罗马人一贯认为政府的主要功能之一是保护私有财产,难怪他们的法律详细地确定绝对财产权,对日后欧洲法制影响甚大。

 

对外是和是战,一向由公民大会决定。罗马公民是战士,数百年来,他们承受沉重伤亡,差不多每年都投票主战,表现出比希腊人或秦人深刻的多得军国主义。罗马的军费多来自败家赔款以及掠夺奴役。征服马其顿后,政府资源充沛,豁免了意大利的地税。然而,这仁政对小民来说并不完全是福。本来就有钱有势的贵族领兵征战、出任省督,抢刮得最多赃物,遂大量收买甚至强占免税的农田,建立大农庄,驱使战胜俘役的奴隶耕作。很多独立农户因丧失田地而消亡,幸存的也受到役奴农庄的重大压力。意大利由小农经济转变为马克思所谓“奴隶生产模式”。贫富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政府数次变法,企图分配公有土地给贫困公民以缓和社会矛盾,均因贵族反对而失败。倾家荡产的公民无能购置戎装以服兵役。征兵制不足,军队转向赤贫阶级募兵。城邦政府无法制止野心的将军利诱收买军队,卒之引致将军夺权。共和国不能及时变法改制,导致帝国军事独裁。

 

先秦和罗马共和国的历程比较:

 

 

罗马共和国上期

春秋时代

 

罗马共和国晚期

战国时代

科技

铁器时代

青铜时代

 

铁器时代

铁器开始广泛

精英文化

质朴踏实

礼乐雅逸

 

汲收希腊文明

以能取职

经济组织

独立自耕小农

私有产权受法律保护

井田共耕

地产权与封建领主权混沌不分

 

奴隶生产模式

绝对产权的概念成熟

小农经济

私有地产权出现

兵制

征兵,公民步军

贵族战车

 

征兵、募兵

秦行农战征兵

政治结构

元老贵族集体统治

公民大会每年选举执政

政权与财产挂钩

封建贵族亲亲人治

公卿世袭

家与国不分

 

变法改革失败

富豪权势日盛

军阀收买军队

法家变法,法治抬头

中央集权,抑制贵族

官僚行政,渐替封建

 

从共和国或封建诸侯的起步点,罗马和中国同向无上君主制靠拢。罗马帝国和中国皇朝一样,所有权柄都集中在皇帝手上。然而,无上并不等于全能;没有人能够实际上操运无限大权。要把权柄转为权力以实施统治,皇帝必须获得统治精英的服从和合作。共和国晚期和战国后期的政局,多见贵族和君主集权派争权。君主获得胜利,但鉴于内战或秦亡的教训,中西的皇帝终于与贵族派获得妥协,彼此互利,控制大众人民

 

西泽背弃共和国贵族集体统治的传统,仗着百战精炼的忠贞部队夺得独裁政权,但无法驯服维护传统的元老,惨遭刺杀。他的承继人学乖了。奥古斯杜一面剥夺了元老院和公民大会的所有权力,一面又以共和口号装门面,礼遇个别元老。他提高了元老的财产资格,所以做官的都是极端豪富,而他们关照的,也是豪富的利益,形成财阀统治。罗马公民丧失一切政治权力,战胜者的特利也逐渐由公民籍转到财富上。罗马皇帝和中国皇帝一样是世袭。不过罗马贵族的生育率远逊中国贵族,很多膝下无子。几个出名的贤君传位给养子,其实是因为没有亲子,不是如宣传所说特别开明。奥古斯杜设立贴身的禁卫军,外加300,000职业大军,全都宣誓效忠皇帝和其家人。此后数百年,即使长期无外战,大军也是常备,成为帝国特色,罗马人引以为豪,不似秦始皇令蒙恬征发300,000兵驱逐匈奴,不过三几年,便被骂为“黩武穷兵”。禁卫军和职业军队原是为了保护皇帝的权位,但日子久了,权力坐大,逐渐养成哗变和拥立自己皇帝的习惯。这使罗马的皇朝祚短,不如汉朝稳固。

 

秦始皇废封建,统治精英反对。封建复辟的舆论引致焚书的镇压,使儒生更加痛恨。秦不能笼络精英和旧贵族,使大泽乡900人的起义能扩大。秦亡后,汉高祖有前车可鉴,恢复封建。然而不过三代,诸侯王便蠢蠢欲动,证明秦始皇废封建的理由“又复立国,是树兵也”正确。景帝武帝削藩成功。秦统一后一百年,中国终于摆脱封建制,长期实行中央集权了。不过统治精英也得到充分赔偿。他们所痛恨的法家“君臣共守法”、“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其实也不讨好皇帝。儒家的“亲亲尊尊”,对皇室朝臣大家都有利。为了笼络精英,汉武帝罢黜百家,独专儒术。不久儒生盘踞官僚机构,违背法治,排挤异己,灌输君君臣臣的教条,巩固皇帝专制,同时巩固自己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特权特利。历代皇朝的儒家士大夫成为“文化贵族”,是世界史上最成功的统治集团之一。

 

从共和国到帝国,从封建到集权,罗马和中国的历史证明世上没有万能的统治单方。今天西方好唱所有国家都必须趋向民主法治,但古代史实却背道而驰。罗马人放弃了共和国的民主方面,牺牲了公民权利。法治可分两层而言。最基本的是所有人都尊奉既有法律,rule by laws即法家所谓“援法而治”。再上一层是有宪法规定合理的立法程序,rule of law循宪法治。宪法也是法,所以若无援法而治的基础,统治精英自称有德而藐视法律,多堂皇的宪法都是一纸空言。罗马帝国下,共和国的立法程序无存,循宪法治废除,但人们依然以奉公守法为道德,援法而治依然盛行。中国传统从没有循宪法治的意念。法家的掾法而治是创举,但备受“寡恩”的指责,儒家独尊后便渐消沉。历代皇朝盛行人治,美名“德主刑辅”。刑是残酷明显了,但主导用刑的“德”是什么,却甚隐晦模糊。

 

鹰式统治和龙式统治的特色:

 

 

 

 

罗马帝国

中国皇朝

专制倚重的工具

长备军队

官僚机构

统治精英

财阀

儒家士大夫

社会秩序

援法而治

灌输教条,德主刑辅

为统治阶层牺牲

循宪法治,公民权利

援法而治

 

以上大纲的详细内容以及参考数据,可见《龙与鹰:秦汉与罗马帝国的兴衰,如何影响了今天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