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比较文化

丝路

 

繁體

English

丝路上的民族

 

1  丝路上的民族

 

沙漠中的绿洲,山间的河谷,山麓的草原,可居之处,多曾滋养一个农耕小国或畜牧部落。这些四散的“居国”和“行国”常起冲突。其人民种族繁复,言语不通,时常迁移、混杂,更受外来的帝国势力逼迫。他们是丝路的民族。

 

前六世纪时,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西起今土耳其,东南到印度河,西北抵阿姆河。它的典礼王城帕塞波里斯Persepolis被亚历山大烧毁了,可是刻在城基和楼梯壁上的浮雕幸存,让我们一窥古人面目。除了来自伊朗南部的波斯人Persians 和其亲邻米德人Medes,它们显示波斯的四方盟友属国大游行,各自奉献土产。其中有牵马的亚美尼亚人Armenian,牵牛的巴比伦人Babylonian,牵骆驼的帕提亚人Parthian。从东方来的印度人可能担着琲e金粉。

 

 

 

黑海和里海以北的游牧民族锡西Scythians献马。把他们与阿尔泰山北麓帕塞里克Pazyryk坟墓出土、前四世纪织毯的形象相对,可见草原的牧人骑士多姿多彩。

 

民族迁移是常事。譬如,今天中国新疆维吾尔人的祖先,是840年代才从蒙古西迁的回纥。一位回纥公主留像于贝塞里克壁画。七、八世纪的中国唐朝开放,长安四方商旅云集。出土的唐三彩陶俑有许多深目多须、尖帽翻领的胡人。有两个各踞骆驼的乐队,一奏胡乐,奏国乐,相映成趣。

 

2  唐朝汉乐

 

3  唐朝丝路上的胡乐

主页

上页

下页